是人是鬼都在秀,只有阿森在挨揍。 对于挨揍这件事情,张郁森从刚开始的一人独大到胡大静专属的一人毒打,他已经习惯了。 用李承然和薛嵩的话说,阿森一天不挨揍估计会皮痒难耐。 俗话说,打在儿身上,痛在娘心上,除了刺史夫人不是太习惯。 “不好了!不好了!”张家小家仆惨叫声差点把窦安的耳屎给震出来。 窦安使劲揉着耳朵,讽刺道:“这一个小小的下人都如此不简单呐!” 张刺史先是急忙扶住捂着胸口的张老太公,才呵斥道:“谁在外如此喧哗?” 阿哔和阿浪拦住了一脸酱牛肉色的小家仆:“没看到有贵客吗?冲撞了贵客,你有十个小脑袋瓜子也不够拍的!” 个头矮小的小家仆整个身体被阿哔阿浪二人高高架起,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颗大红豆,仍在凄惨的喊道:“使君哟!大事不好了!” 张刺史虽然年轻时是个四处犯浑的混蛋,但自从做了一心只为衣食父母的官后,头脑开始清醒了,知道以礼待人了。 张老太公教导他,要想做个一心为民的好官,就要改掉原来目中无人,肆意张扬的臭毛病,就要从关爱身边的人做起,才会修炼成一颗为国为民的博爱之心。 如果一个人连身边伺候的家仆都做不到尊重,那他怎么会成为一个真正为民的好官呢? 所以,张刺史一向对家里下人们比较宽容。 张刺史这边手忙脚乱安抚着受到惊吓的张老太公和窦安,心里只恨平时对这些下人们太好了,才导致他们不守规矩,最重要的是在客人面前不成体统。 心情稍微平复点的张老太公看出了儿子的窘迫,府里的下人们他是了解的,是有一些嘴碎的,但也没有不长眼色到这般的。 “阿福的性子我是了解的,他定是遇到什么急事了,你出去问一下吧。”张老太公接过侍女手中的茶杯,坐直了身子。 张刺史担忧的看向父亲,有些踌躇。 “我和大都督当年也算上是推心置腹的老友,那么多年没见,有好多话要聊上一聊。”张老太公示意其不要担心。 张刺史放下心来,拔腿朝门外去时,窦安却大笑起来:“张刺史,且慢—” 张家父子看向窦安,不明他为何笑的如此阴险又猥琐? “张老太公说得对,当年我和你父亲的确算得上是好兄弟,好兄弟之间哪有那么多讲究?好兄弟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好兄弟儿子烦恼就是我儿子的烦恼!”窦安说这话时颇为仗义,大有舍己为兄弟的精神。 反观张刺史鼻子都快气歪了,这个看起来如此憨批的窦安,占起便宜来倒是有一手。 看到张家父子铁青的脸色,窦安心里舒服了,刚刚被这父子二人合伙坑的污秽之气可算是出来了。 张老太公口中的茶水差点喷出来。反驳他吧,毕竟人家官大,身份高,跟你称兄道弟是给你面子;不反驳吧,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思来想去,总归是吃亏,还是省点口水,不理窦安为好。 看着张家父子吃瘪的可爱模样,窦安真是开心极了。 “你看你们这被驴踢的模样,何必垂头丧气呢?”窦安眉头一颤一颤的,耐心的开解道。 张刺史真想大声吆喝,可不是被大都督您踢的?可他不比年轻有啥说啥的性子,暂时没有这个胆子。 “阿哔阿浪,让这个别致的小东西进来。”窦安最喜欢看别人处理家事了,慌忙让人进来,恐怕阿福跑了。 张刺史想拦也拦不住了,阿哔阿浪已经进来把阿福扔在了地上。 他看着地上哭的稀里哗啦的阿福,耐着性子道:“阿福你进府也多年了,规矩都不懂了吗?你有什么事先去禀报后院夫人,一会儿我就让吴管事把你拉出去抽大嘴巴子!” “阿郎,夫人晕过去了,吴管事去看望大郎君去了,小的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来惊扰您的。”阿福抽抽道。 张刺史一把抓住阿福的双肩,着急道:“夫人怎么了?” “夫人被胡三娘气晕过去了!” 自家夫人说过多次,看见胡大静就会不由自主地心悸和喘不上气来,张刺史一直没有当回事,这胡大静又不是洪水猛兽,至于那么怕吗? “森儿又在外面闯什么祸了?”张刺史压低了声音,夫人晕了,儿子又在外面闯祸了,这会老爹可不能再有个三长两短。 耳尖的窦安觉得此时需要他的出场演出,来活跃一下气氛:“张刺史,看来我这小孙儿也是个人物啊!” 张老太公一口茶到底还是喷了出去。 张刺史忍无可忍,终于对阿福头上来了“啪啪”两巴掌,这个该死的窦安还占便宜占上瘾了! 阿福委屈巴巴:“阿郎,你打小的干嘛?” 张刺史对他的脑袋又来了几个啪啪:“打你就打你,还挑什么原因吗?” 阿福被拍的头昏脑涨,挨打原因理解为没有说明原因,他护住头,卖力喊道:“小的有要事禀报,今日胡三娘和大郎君在街头进行了一场恶战,结果可想而知,大郎君被打的人仰马翻,吴管事已经带人前去营救。夫人得知了这个惨烈的消息,晕了过去,小的没法就来找您了。” “呃——”只见张老太公脸色煞白捂住心口。 窦安抢先一步扶住张老太公,面上悲痛欲绝:“张公,孙辈之间都是些小孩子的打打骂骂,气坏了身体就不好了。” 张刺史真是恨不得对着窦安屁股来一脚。 哪见过安慰别人摆出一副死了夫人的模样? “来人,快快去请李大夫,把老太公扶进屋里。”张刺史赶紧吩咐道。 看窦安还故意如此没有眼色,他又安排:“大都督,您这几天赶路甚是辛苦,院房已经收拾妥当,下官还有家务事要处理,恕不能陪您,下官让人带您过去。” 窦安松开了手,客气道:“张刺史有心了。” 趁这空档,张老太公被扶了下去。

章节目录

这个娘子有点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着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我扛着大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扛着大刀并收藏这个娘子有点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