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能进去吗?” 看着金碧辉煌的乐清大酒店,以及来来往往地修道者,楚天自忖这辈子还从未见过如此多的修道者,这次算是大开眼界了。 不过他的心思并没有在酒店门口停留多久,而是扭头看向了丁宁。 秦阎王夫妇则是一脸不耐烦的站在旁边,他们二人本就是孤僻的性格,懒得和人打交道,如果这次不是因为有求于人,他们才懒得给楚天好脸色,说不定丁宁也会受到牵连。 “你是说这个吗?” 听到楚天的话,丁宁微微一笑,然后就像是变魔术一样从手中翻出来几张烫金的入场券。 看来是白担心了,楚天微微松了一口气。 “尊敬的先生,请问您来自哪个宗门?” 他们一行人刚走到酒店门口,就立即有一个长相甜美的迎宾女孩走了上来,轻柔的声音在楚天的耳畔响起。 楚天一愣,略显诧异的看了对方一眼,如果他的感应没有出错的话,这个女孩竟然也是个修道者,而且实力不低,最少也有二级修道者的样子。 这修道者大会的门槛竟然这么高吗?要知道卢阳可是借助宗门资源辛辛苦苦修炼了四十几年还只是三级修道者的样子,而眼前的女孩年纪明显不大,却已是二级修道者。 女孩当然不知道楚天心中的想法,只是被楚天看的久了,脸色不禁微微一红,粉嫩的脖颈上也是瞬间布满了红晕,有一股少女特有的娇羞气息。 “先生?”女孩低声提醒了一声。 “啊?哦哦,我们几人都没有门派,散修而已!”惊醒之后的楚天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老实说道。 “啊?” 只是他的坦诚却让女孩愣在了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了,有资格来到这里的人大多都是强势的宗门弟子,最不济也是盛名在外的散修。 而眼前的这几人样子极为陌生,不似那些有名气的散修,更没有宗门的身份。 “哈哈,快来看!这里又来了一个乡巴佬!” “每年都有人不信邪想要混进来!” “修真界的素质真是每况愈下啊……” 还未等女孩想出对应之策,就立即有人闻声看了过来,议论声纷纷而起。 “嗯?” 楚天可以对这些议论声置之不理,但是秦阎王却不行,按照她以往的性格,可能会直接把那些多嘴的家伙冻成冰碴,这一次她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就表示已经很给面子了。 秦冥吓得急忙抓住自己的媳妇,生怕媳妇一个不留声就要惹祸。 被秦阎王这么一瞪,那些人下意识的往后一退,但是随后就反应过来,自己等人竟然仅仅只是被看了一下就吓得退缩?这种奇耻大辱怎能忍受? “哼!乡野村夫侥幸生的力气大了点就敢说自己是修道者了?” “没错,我看啊,他们就是色厉内茬!” 为了挽回自己的颜面,这些人说话越来越刻薄了。 看到这里,楚天反倒是不着急了,现在离大会正式开始还有一段距离,正好能看场好戏。 “你说那老阿姨会不会出手?”丁宁鬼鬼祟祟的凑在楚天的耳边,幸灾乐祸的问道。 “很有可能!” 楚天观察了一会儿,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那你不去拦一下?”丁宁小声怂恿。 “你怎么不去,要是拦得住的话还用你说?”楚天白了对方一眼,这家伙纯粹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得找个机会好好治治。 “切!” 被楚天呛了一句,丁宁立即鼻子微微一哼,表示不屑。 就在他俩又一茬没一茬的聊着的时候,那边的冲突已经悄然上升。 一个身穿笔挺西装的青年不知不觉中站在了最前面,只是他浑然不觉,一直对秦阎王他们嘲讽不休,身边的人也是纷纷附和。 看他的样子,以前这种事明显没少干,不然的话也不会如此娴熟,可他这次却是明显挑错了对象。 砰! 一声轻响,随之而来的是几颗牙齿掉在地上的清脆响声,足足过了两秒钟,一阵宛如杀猪般的惨叫响起。 “啊……” 这声惨叫当真是玩转不绝,绕梁三日而不息。 “谁在闹事?” 终于,酒店的管理人员姗姗来迟,历届的修道者大会都是在此举办,所以他们的经验非常丰富,按理说应该不至于会犯下如此大错,但事实确实如此。 看到主办方的人终于来了,围观的吃瓜群众急忙往后退去,只留下几个当事人站在原地。 “是你们?” 来人是一个一身唐装,满脸横肉的家伙,在所有人都退开之后,冷厉的眼神立即死死地锁定了张皓几人。 当然了,也没有放过那几个率先挑事的家伙。 “是我们没错!” 楚天和丁宁几人非常默契的一步迈出,来到了秦阎王夫妇的身边,然后轻声说道。 “是你们打的人?” 唐装男再次确认到。 “没错!”楚天笑着答道。 “来人,把他们给我扔出去!”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唐装男立即大喝一声,对身后的人吩咐道。 不过他最终的“他们”却不是指楚天几人,而是那几个率先挑事的家伙。 “怎么可能?是他们先动的手!” 躺在地上的西服男满脸的不可置信,虽说他们挑衅在先,但是确实是对方动的手,按理来说他们应该是占理的一方才是。 而这个代表主办方的唐装男非但没有一丝的公正,甚至连事情的经过都没有询问,就直接将他们几人的参会资格给取消了。 “不,你不能这么对我!”西服男挣扎着大吼。 “聒噪!把腿打折!” 唐装男眉头一皱,恶狠狠的说道。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犹如换脸一样,一脸笑盈盈的对楚天说道:“没想到我们修道界竟然还真是藏龙卧虎,诸位的修为让我等实在汗颜!” “侥幸而已,先生不必挂怀,我叫楚天,请问您……” 楚天同样是笑着应了一声。 “郭天,幸会!”郭天哈哈一笑,爽朗的回应。 被丢出去的那几个人恐怕直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一个至理,那就是世间所有的公平与法则都由强者订立,如果有一天这个法则威胁到了强者,那么就可随手破除!

章节目录

渔村小农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着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济世扁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济世扁鹊并收藏渔村小农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