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32. 军训之后,廖思仪回到了学校。在这一次军训里,收获最大的恐怕是林子皓吧。因为林子皓现在和李惠美走得颇近,也因为如此他才慢慢地跟廖思仪拉开了距离。廖思仪要说自己不在意林子皓对李惠美的看法那是假的,其实她每次看到林子皓和李惠美走在一起嘻嘻哈哈地聊天时心里还挺难受。 二零零零年五月的一天下午放学,廖思仪、李惠美、林子皓和严东胜结伴而行。虽然这四人里除了廖思仪和林子皓的目的地是一样的外,但他们都想着能陪伴多久算多久。只不过在他们回家的途中,林子皓和李惠美肩并肩走在一起在谈笑风生,从他们欢欣雀跃的面容上可以看出他们此刻心情很好。 严东胜也不甘落后,他在试图跟廖思仪聊天。面对严东胜跟自己的聊天,廖思仪也不会想着冷落他,至少廖思仪能做到点头微笑。严东胜突然说起一个话题让廖思仪有点措手不及,因为廖思仪从没告诉过严东胜她对这个话题感兴趣。 严东胜说:“思仪,我们找个时间去喝泡有一片柠檬片的西瓜汁吧,我知道你很喜欢喝。” 廖思仪震惊了,严东胜怎么知道她有这个习惯。但廖思仪又锊了锊思路,觉得这不值得惊讶,毕竟林子皓是严东胜的好哥们嘛。廖思仪当初把这个习惯告诉林子皓完全是要给林子皓创造机会,然而林子皓不开窍地把这个机会送给了严东胜。 廖思仪很鄙视地瞄了林子皓的背影一眼,随后又笑嘻嘻地看着严东胜,跟严东胜说:“好呀。我最爱喝这样搭配的西瓜汁了。甜腻中带点微酸。对了东胜,你还知道我还有什么爱好吗?” 严东胜并不怪异廖思仪问他的这个问题,或许凡是廖思仪想知道的严东胜势必如实回答。严东胜憨实地挠了挠头,笑着说:“哦哦,我还知道思仪的偶像是莱昂纳多、思仪最爱吃冰糖雪梨和鱼香肉丝、思仪最爱看有深意的成人电影,比如《楚门的世界》。” 廖思仪假装不以为意地点了点头,但她在内心对林子皓有一万个鄙视。林子皓对自己的哥们还真是无所保留,他居然把廖思仪的兴趣爱好都了解给了严东胜。不过这也见多不怪,毕竟林子皓当初还跟廖思仪说严东胜暗恋她呢。 廖思仪微嘟着嘴巴,语气平淡地说:“哇,真没想到东胜居然这么懂我。可我却不怎么了解东胜,这让我有点尴尬呐。” 廖思仪说这番话无疑是她准备了解严东胜了,一旦她对严东胜感兴趣了,说明廖思仪跟严东胜修成正果就指日可待了。严东胜红着脸,哈哈笑着说:“没事思仪,我们来日方长嘛。其实我这个人的兴趣爱好是不定型的,思仪想了解我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严东胜这个人还挺靠谱的,至少跟林子皓这么一比较。还有严东胜的长相谈吐都比得上林子皓,只不过严东胜思想前卫、洞察敏锐,跟林子皓的蠢萌简直无法比。既然严东胜对自己感兴趣,廖思仪自然会着重考虑,况且她迷恋的林子皓对她而言已经是一个不可能的人。廖思仪是一个聪明人,她知道在一个不可能的人的身上浪费时间是一件愚不可及的事。 廖思仪冲严东胜和善地抿笑着,说:“恩恩,东胜,我也会试着走进东胜的内心的。唔……这样说还挺肉麻的,哈哈,哈哈。” …… 终于,廖思仪和林子皓登上了同一班公交车。当时在车上的人并不多,包括廖思仪和林子皓也才零零星星十个人。明明车上的空位那么多,廖思仪却执意要坐在林子皓的身旁。林子皓也不介意廖思仪坐自己旁边,他也不敢孤立廖思仪。 廖思仪一直想听林子皓对李惠美的看法,她希望“林子皓喜欢李惠美”是她的错误判断。她两只手抓着书包带,目光涣散地看着窗外一直倒退的行道树,语气疲软地问林子皓:“子皓,你和惠美聊得挺开心的嘛。” 林子皓得意洋洋地说:“对呀对呀,我到现在才发现惠美原来是一个健谈的人呐,我读五年级的时候都没知道惠美很会聊天。哦……看来一定是惠美跟思仪你做朋友之后的影响吧。在我看来,思仪也是一个健谈的人,虽然思仪的话题总是那么前卫,让我好几次都想不透。”说到这里的林子皓看着廖思仪皱起高低眉,尴尬地挠了挠头。 林子皓想错了,李惠美只在她喜欢的人面前才那么健谈。但廖思仪不想跟林子皓说明李惠美对他的看法,让林子皓一直把傻瓜当下去岂不更好。若林子皓不说出最后的话,廖思仪或许不会下判断——自己跟林子皓原来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廖思仪眼神迷离地看向林子皓,嘴角上扬,淡淡说道:“子皓,你的意思是说跟我在一起时你有时会因为话题突然终结而尴尬?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被廖思仪误会了意思,对林子皓来说是挺恐怖的事。林子皓连忙挥手示意不是,慌慌张张地说:“不是那样的,思仪。你不要想太多嘛,我和思仪的共同话题其实蛮多的,比如思仪你爱看《魔卡少女樱》和《海贼王》,我刚好也爱看嘛。” 林子皓怕廖思仪跟他划清界限,这是廖思仪最能察觉到的。廖思仪也不情愿跟林子皓划清界限,起码她以后上下学都要有一个同伴。廖思仪拍了拍林子皓的肩膀,微笑着说:“子皓,瞧我把你给紧张的。我只是问着玩的,你就被吓到啦。哎呀,咱也不要总说这个话题嘛,咱们换一个呗。” 只要廖思仪不会多想,林子皓就能放心地睡个安稳觉。林子皓摸了摸胸口,吐了口气说:“呼——思仪你确实吓到我了。我最怕你总胡思乱想,我也怕你跟我拉开距离。” 廖思仪很高兴林子皓还能这么在意她,这对廖思仪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但廖思仪最关心的依然是林子皓对李惠美的看法,她问林子皓:“那子皓啊,既然你和惠美都聊得这么开,你对惠美的感觉怎么样?” 林子皓是一个晚熟的人,他往往都不能靠自己明白廖思仪的言外之意。林子皓抬着手摸着下巴,故作深沉地说:“嗯……我觉得惠美不仅健谈,而且很温柔很体贴。我跟她在一起很开心。” 廖思仪很无语,看来要林子皓自己领悟她说话的另一重意思简直痴心妄想。廖思仪扶额摇头了一下,然后目光柔和地看向林子皓,语气坚定地问他:“子皓,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些。我就直说了,子皓你喜欢惠美吗?” “诶?喜欢?”林子皓听到这两个人,脸瞬间涨红了,就好像一个熟透了苹果。他一脸懵地看着廖思仪,嘴角时不时地翘了翘表示他现在很紧张。 廖思仪看他这反应就已经知道林子皓确实对李惠美颇有好感了,因为林子皓的心事一旦被别人看出来都会做这个害羞的表情。廖思仪不以为意地说:“哦哦,看来你是真的喜欢惠美嘛。这样真好。” 林子皓这种年纪不太适合谈恋爱,被廖思仪看穿了,他免不了要矜持一把。林子皓低着头,嘟囔着嘴说:“唔……胡说,我没有喜欢惠美,我就只想和她做……普通朋友关系。” 廖思仪二话不说就抓起林子皓的右手手腕给林子皓看,得意地笑着说:“喏,你说谎时总爱把大拇指塞进拳心里,这是你的习惯。习惯是一件可怕的事,因为你一旦把习惯养成了想改是不大可能的。” 噔!公交车到站了。“哎呀,到站了,回家了。”林子皓马上挣脱廖思仪的手,慌手慌脚地跑下车了。 廖思仪看着林子皓匆忙落逃的背影无奈地笑了笑,林子皓在这方面居然还对廖思仪撒谎,真正的哥们不应该是什么说什么吗。廖思仪随后也下了车,迅速跟着林子皓的背影来到林子皓的身旁。廖思仪趾高气扬地说:“子皓,你喜欢惠美就直说嘛。你和惠美在军训时那么亲近,只要人不瞎都能轻易看出来你喜欢惠美。” 只要涉及到恋爱这个话题,林子皓始终满脸羞涩。林子皓眨了眨眼睛,说:“我觉得我这种年纪谈恋爱就是早恋了。” 廖思仪停止前进。林子皓见状也停止前进,正一脸疑惑地看着廖思仪。廖思仪跟林子皓面对面站着,只见廖思仪两只手搭在林子皓的肩膀上,冲林子皓爽朗地笑着说:“子皓,等你哪一天勇敢了再跟我说,我会竭尽全力地帮你争取。因为我们是哥们。” “恩恩,谢谢思仪。”林子皓也冲着廖思仪一阵爽朗地笑。 那一天,廖思仪终于把自己一直迷恋的林子皓拱手相让给了别人。若干年后的廖思仪口口声声说不会再喜欢林子皓,但她却一直违背这个承诺。

章节目录

邻家女孩三两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着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肥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肥遥并收藏邻家女孩三两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