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返回聚仙楼,把双羽送回去,南宫月果然不在这里,麦小吉又直接赶往了风月无边园,她果然在家里。 打开门,麦小吉愣了下,自从服用了驻颜丹,南宫月的状态非常好,可是今天再看,又多了些说不出的韵味来。皮肤吹弹可破,可以用透明来形容,举手投足之间如双羽所言,多了一分仙气。 只是,让麦小吉感到不太适应的是,南宫月的眼神里多了些清冷。看到自己,表现的依然热情,而眼睛给人的感觉却是平静无波。 这才几天的工夫,麦小吉有些担心,如果南宫月修行个一年半载,只怕都要看破红尘。 “咦,家具呢?”走进客厅,麦小吉才发现,沙发还有电视餐桌等物品都不见了,显得空荡荡的,越发清寒。 “留着占地方,送给群友了。”南宫月不以为然道。 “可是这里,就不太像家了。”麦小吉颇为遗憾,因为地上放着毯子和小蒲团,总让人想到寺庙道观。 “从今往后,我可能用不到沙发床这些物品。而且,凭我现今的气度也不需要用衣服首饰来装扮,所以封存起来一些,将来给伊妹穿。”南宫月傲气道。 麦小吉忍不住笑了,这么狂妄略显肤浅的性格才是南宫月,改变的是表面,本质上还是她。 “小月,嫦娥在月宫修炼,可能修炼的心肠比谁都硬,你确定跟她学?” 麦小吉的话,让南宫月敏感起来,不悦道:“她可是资历最大的,我都拜师了,还能反悔?而且,我师父的方法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若要抵抗清冷,非得自己变得温暖。哦,这是秘密,不能外传。” 麦小吉才不稀罕,南宫月又发出邀请,带她一起去楼上看看新布置的房间。 一间卧室几乎都搬空了,与外面的阳台相通,很是空荡,麦小吉看着直皱眉,问道:“小月,这样你是舒服了,考虑过孩子吗,如果伊妹来了,她会怎么想?” “呵呵,你还是不了解自己的女儿。”南宫月得意一笑,“伊妹最不喜欢这些繁冗的事物,就喜欢空旷洁净的地方,这里啊,她早就来过,开心极了,还说要常来呢。” “当溜冰场?”麦小吉斜眼儿问。 “有什么不可以?” 姬曼丽在后满推了麦小吉一下,意识传话,“她高兴就是了,以后可以不缠着你,何乐而不为。” 姬曼丽当然乐见于此,恨不得这些女人都离开麦小吉才好,那样主人就可以心无旁骛修行。 说句良心话,自己是个爷们儿,不能辜负她们。 说句大实话,自己还想缠着她们呢,被甩了不习惯啊! 在姬曼丽的建议下,三人一起盘膝而坐,南宫月还是有些悟性的,坐下没多久,就到了入定状态,其实麦小吉能做到这点才没多久。 夜晚阴天并看不到月亮,然而室内很快就有盈盈点点的月华飘落,麦小吉和姬曼丽看到都感慨不已,神仙的徒弟,到底是不一样。 不能被比下去,麦小吉和姬曼丽不约而同将提阶丹服下,只觉到了喉咙里便融化了,然后热流向着全身经脉扩散, 温暖舒适。 吸收灵气的速度明显快了,甚至还有月光精华被吸收,一股清凉之感袭遍全身,神识也更为清醒。 不知过了多久,麦小吉听到了窗外有猫咪路过的声音,仔细感知,发现是黎珠的宠物猫猪猪又在散步。 位置却不是窗外,而是小区的中心广场。 感知变得更为灵敏,麦小吉慢慢收回放在室内,却听到了微微的鼾声,不由睁开眼睛,哭笑不得。 其实南宫月也没有聚仙楼古人传得那么邪乎,已经睡着了,蜷缩在蒲团上,睡得正香。 姬曼丽也被逗笑了,就说修行不是一蹴而就,任何功法都需要时间积累。不过,嫦娥的徒弟,应该进步巨大,这点不用担心。 既然累了,就让南宫月睡一会儿,麦小吉蹑手蹑脚取来一条毛毯给她盖上,准备悄声离开,黄金圈发来的消息让他不由眉头紧皱。 是左慈发来的,说李清照突然出现身体不适,偶尔昏沉,注意力也不集中,这几天性格还变得很沉闷,问了话也不知道回答。 昨晚尤为严重,坐着睡着了,推她都不醒。 古人也有喜怒哀乐,冷暖感知,也会感到亢奋忧郁,和正常人一样。但是,他们从来不会生病。 如果不是万分火急,左慈也不会急急将麦小吉叫去。 一边下楼,麦小吉启动了了无痕,屏蔽小区的监控信号,随后收纳防弹车,直接传送到了聚仙楼。 果不其然,大厅里站着很多古人,一个个愁眉不展的样子,麦小吉大踏步往里走,很快就被大家围住,你一言我一语,一个个紧张极了。 麦小吉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对蔡文姬说道:“文姬,你跟李主任走动最近,你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病症跟左慈说的差不多,蔡文姬还说,早在一周前,李主任就表现出异常来,但休息一会儿就好,当时也没在意。 这几天病情加重,神医也是束手无措,已经发展到不吃不喝的地步。 说完,蔡文姬犹豫了,突然屈膝就跪,麦小吉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扶助,埋怨道:“文姬,我肯定会全力救治李主任的,早就说好,聚仙楼免除一切规矩,怎么还要磕头?” “小吉,我有不祥预感。”蔡文姬掩面而泣,悲声道:“我们得以重生,愿付出一切维持现状,奈何苍天不公,还要为难。莫说是清照,我也偶感深思恍惚。” “文姬,这不一样,你这是压力过大,怪我,从未给你放假。”麦小吉心疼握住蔡文姬的手,“先不说这些,我去看看李主任。” 左慈早就等急了,一边拉着麦小吉,一边又带着李时珍,还有因为治疗孟枝香留下来的华佗一起上楼。 看得出,每个人都很急迫,他们都有蔡文姬的担忧,这不是病,而是某种征兆。

章节目录

极品朋友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着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水冷酒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冷酒家并收藏极品朋友圈最新章节